当前位置:首页 > 互联网金融 > 正文
搜索:

刚刚,央行发布这一关键指标创2017年以来新高!金融底已现?

本文来源于经纬财经网 2020-05-11 20:54

M1、M2同比增速较高意味着什么?分析人士认为,若M1增速较快,则消费和终端市场活跃;若M2增速较快,则投资和中间市场活跃。同时,金融底往往先于经济底出现,M1、M2数据的转好也有一定经济风向标作用。

M2同比增速创2017年以来新高!

M1同比增速创2018年7月以来新高!

11日,央行公布的4月金融数据显示:

4月末,广义货币(M2)余额209.35万亿元,同比增长11.1%,增速分别比上月末和上年同期高1个和2.6个百分点;

4月份人民币贷款增加1.7万亿元,同比多增6818亿元;

4月社会融资规模增量为3.09万亿元,比上年同期多1.42万亿元。

M2同比增速创2017年以来新高

来源:Wind

央行公布数据显示,4月末,广义货币(M2)余额209.35万亿元,同比增长11.1%,增速分别比上月末和上年同期高1个和2.6个百分点;狭义货币(M1)余额57.02万亿元,同比增长5.5%,增速分别比上月末和上年同期高0.5个和2.6个百分点;流通中货币(M0)余额8.15万亿元,同比增长10.2%。当月净回笼现金1537亿元。

光大证券首席银行业分析师王一峰表示,从M2派生结构看,新增人民币贷款和企业债券融资是推动M2增长的主要动力;外汇占款自2019年以来波动幅度较小,基本围绕0上下波动;非标、委外等通道类表外融资近年来持续收缩,这两项对M2影响相对较小。

兴业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鲁政委表示,M1同比较快增长,是由于2020年第一季度企业贷款,尤其是短期贷款保持了较快增长。第一季度企业短期贷款同比共计多增1.25万亿元,有力改善了企业的现金流。此外,去年同期M1同比基数偏低。

M1、M2同比增速较高意味着什么?

分析人士认为,若M1增速较快,则消费和终端市场活跃;若M2增速较快,则投资和中间市场活跃。同时,金融底往往先于经济底出现,M1、M2数据的转好也有一定经济风向标作用。

人民币贷款同比多增6818亿元

数据显示,4月份人民币贷款增加1.7万亿元,同比多增6818亿元。分部门看,住户部门贷款增加6669亿元,其中,短期贷款增加2280亿元,中长期贷款增加4389亿元;企(事)业单位贷款增加9563亿元,其中,短期贷款减少62亿元,中长期贷款增加5547亿元,票据融资增加3910亿元;非银行业金融机构贷款增加404亿元。

来源:Wind

天风证券首席银行业分析师廖志明表示,为对冲疫情对经济的影响,政策鼓励银行多放贷款。而贷款收益率下行,银行亦有动力以量补价,加大信贷投放力度。

鲁政委表示,人民币贷款方面,4月1年期票据转贴利率持续高于同期限NCD(同业存单)利率。4月前24天,二者之差平均在62bp的较高水平,反映贷款投放进度较快。

另外,在国内疫情基本得到控制的情况下,多地出台刺激消费政策,信用卡、消费类贷款增长也有所回升。

社融同比多增1.42万亿元

数据显示,初步统计,2020年4月社会融资规模增量为3.09万亿元,比上年同期多1.42万亿元。

其中,对实体经济发放的人民币贷款增加1.62万亿元,同比多增7506亿元;对实体经济发放的外币贷款折合人民币增加910亿元,同比多增1240亿元;委托贷款减少579亿元,同比少减618亿元;信托贷款增加23亿元,同比少增106亿元;未贴现的银行承兑汇票增加577亿元,同比多增934亿元;企业债券净融资9015亿元,同比多5066亿元;政府债券净融资3357亿元,同比少1076亿元;非金融企业境内股票融资315亿元,同比多53亿元。

鲁政委认为,社融规模变动主要是由于提前下达的地方债额度大部分已经在第一季度发行完毕,4月地方债发行规模较3月下降。不过,由于信用债利率绝对水平较低,4月信用债一级发行规模较高。

逆周期调节力度将强化

王一峰表示,下一阶段积极的财政政策在对冲宏观经济下行、刺激总需求方面将发挥更大作用,而货币政策在加强结构性调控和降低实体经济融资成本的同时,也会通过基础货币投放配合财政政策实施,适度的财政赤字货币化(如定向降准支持特别国债发行以及对冲积极财政政策造成的资金缺口等)有望推出。这在一定程度上有助于信用扩张,预计后续M2、信贷和社融增速有望进一步提升。

央行日前发布的2020年第一季度中国货币政策执行报告明确,保持M2和社会融资规模增速与名义GDP增速基本匹配并略高,以适度的货币增长支持经济高质量发展。

浙商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李超表示,这充分说明了逆周期调节力度将继续强化,通过推高金融数据为经济提供充足的资金支持,维稳经济增长。

上述报告称,下一阶段,稳健的货币政策要更加灵活适度,强化逆周期调节,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要在多重目标中寻求动态平衡,更加重视经济增长、就业等目标,以更大的政策力度对冲疫情影响,为有效防控疫情、支持实体经济恢复发展营造适宜的货币金融环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