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基金 > 正文
搜索:

隐身100天后再度亮相 王健林的2020小目标是什么

本文来源于经纬财经网 2020-05-07 13:52

5月6日,万达集团董事长王健林主持召开万达集团工作会议,要求集团各公司,未来8个月要加倍努力工作,力争完成年初确定的年度经营目标,特别强调各公司今年开店目标不变。

万达集团旗下共有商管、文化、地产、投资四大集团。据2019年财报,万达影院拟在2020年建设50-70家影城;在2020年度第一期中期票据发行计划中,万达商管披露2020年计划开业50座万达广场;据媒体报道,万达地产定下了1000亿的销售目标。

在万达集团看来,5月假期期间,万达广场实现客流和销售的大幅回升,和2019年同期比,万达广场累计客流回升度达到93%,累计销售回升度达到95%。消费即将复苏,正是王健林的底气所在,但即便如此,万达仍不容乐观。

多板块亏损,影视、文旅加大投入

万达文化主要包括影视、体育、文旅三大板块,同时也是受疫情影响的重灾区。

去年,影视行业增速放缓,万达影视并入万达电影后,二者的协同不及预期,加之疫情影响,一季度预计亏损5.5亿-6.5亿元,同比下降超200%。在此背景下,万达电影仍选择“逆周期”建影院。

4月21日,万达电影发布定增预案,将募集总额不超过43.5亿元,主要用于新建影院。

万达电影认为随着行业的集中,“逆周期”建影院有利于进一步巩固市场份额优势。但万达影视一年来主投、主控的影片数量较少、体量较低且部分影片票房不及预期也是不争的事实,若向外扩张优于向内发展,则存在一定隐忧。

万达体育(WSG.US)的日子也不好过。2019年,万达体育成功实现上市的小目标,但由盈转亏,2019年净利润为-21.54亿元,同比下降633%。

万达体育的“三驾马车”均陷入困境,其中,万达体育中国团队被曝裁员,铁人公司或将出售,盈方面临版权和人员的双重续约挑战。

万达文化则加大了对文旅方面的投入,未来将在甘肃、沈阳、四川、西安等地投资多个大型文旅项目,预计投资上千亿。

商管负债高企,地产重提规模

万达集团发展的基石——万达商管也频频受挫。

万达商管的前身是万达商业地产,曾因电商投资失败而向轻资产转型,并开始剥离地产板块。2017年又因高负债问题接连抛售文旅、酒店项目,富力还为此背上了“趁火打劫”的骂名。

2018年万达商管引入腾讯、京东、苏宁、融创四家战略投资者,并签订对赌协议,承诺将于2023年10月底前实现A股上市。因此,万达商业地产分拆为万达商管与万达地产。

然而万达商管的IPO之路并不明朗。早在去年2月万达商管便因未彻底剥离地产业务而处于“中止审查”的状态;今年2月宋兴龙实名举报万达商管不符合上市条件,虽然万达商管发表声明称“IPO中止与举报无关”,但举报事件的负面影响犹存,相关部门不可能视而不见。

2019年末,万达商管的房地产开发相关公司股权全部剥离,但财务状况不甚乐观。

财报显示2016-2018年末及2019年9月末(下称报告期内),公司货币资金分别为1002.37亿元、1198.13亿元、832.70亿元和601.42亿元,2017年小幅度增加则与出售文旅、酒店有关。

有息债务方面,万达商管有息负债分别为2265.24亿元、2132.40亿元、1922.95亿元和1918.69亿元。其中短债占比分别为10.94%、13.05%、11.85%和22.56%。将于2020年末和2021年末到期的公开债务分别为378.07亿元和367.53亿元,存在集中到期偿付压力。

为了纾困,4月万达商管98亿元的公司债券获批,募资拟用于偿还即将到期的公司债券。

受疫情影响,万达集团宣布对全国323个购物中心免租,预计减免金额超40亿元,约10%的年度营业额损失。万达集团的豪气之举无疑为收入增长带去了压力。

如今,2020年已过去三分之一,加之市场环境不确定性的加强,万达商管还要力争达成开业50座万达广场的目标,压力不小。

从盈利来看,由于房地产业务的剥离,投资物业租赁及管理收入已成为万达商管的主要收入和来源,报告期内分别为183.91亿元、246.51亿元、302.65亿元、261.40亿元。虽逐年增长但远不如房地产赚钱,加之其他业务几乎都在亏损,因此万达集团又重新押注地产业务。

如今已进入“去地产化”的第五年,万达集团却又释放出重回地产行业的信号,并提出了1000亿的销售目标。即便受疫情影响房企接连踩刹车、降负债、促回款,沉寂多年的万达依旧信心满满。

但被剥离后的地产业务一度被边缘化,销售业绩由2015年的1500亿元降至去年的566.8亿元,跌去三分之一。如今,地产行业已进入白银时代,早已不是拼规模、加杠杆的就能实现高利润的时期,万达地产选择此时回归不仅面临融资压力,更是缺少土地资源。是否能顺利达成1000亿的销售目标,充满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