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基金 > 正文
搜索:

华安基金“掉队”背后:非货基规模占比下滑,“迷你”基金达22只

本文来源于经纬财经网 2020-09-09 18:03:27

一边是明星基金经理吸金数百亿,一边是迷你基金被清盘,华安正在经历冰火两重天。

公司总经理、首席经济学家、督察长相继离职,频繁的人事变动将华安基金这家老牌基金公司再度推到了风口浪尖。

其实作为国内“老十家”基金公司之一,华安基金背靠着众多上海本地的优质国企大股东,掌握着优渥的资源。

但在经历22年的发展后,华安基金却无论在净资产规模还是在排名上都已淡出一线基金行列,与华夏基金、南方基金、博时基金这些老十家基金公司早已不可同日而语。

基金业“老十家”掉队,子公司曾踩雷网贷平台

华安基金成立于1998年6月4日,是中国证监会批准设立的首批五家基金管理公司之一,也被称为国内“老十家”基金公司之一,2000年7月完成增资扩股,注册资本增加到1.5亿元人民币。

华安基金的五大股东都具有上海国资背景,分别持有20%的股权,据天眼查股东信息披露,这五大股东分别是上海工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国泰君安投资管理股份有限公司、上海锦江国际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上海上国投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及国泰君安证券股份有限公司。

(资料来源:Wind数据)

华安基金在基金行业内向来以锐意创新著称,曾于2001年推出首只境内开放式基金华安创新,于2003年12月推出国内首只货币市场基金华安现金富利投资基金。

2000年8月,华安基金与英国富林明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举行了全面技术合作签字仪式,成为中国第一家与国外知名资产管理公司公开签署全面技术合作协议的基金管理公司,此举被中国证监会首席顾问梁定邦先生称为“中国证券发展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事件”。

华安基金数年的稳定发展,离不开其第一任总经理韩方河的领导,然而2006年10月,韩方河因涉嫌违纪遭受调查,当年华安基金规模排名就由前一年的第3名下滑到第12名。

华安基金的第三任总经理李勍在业内评价颇高,其任期内,华安基金推出了黄金ETF、短期理财基金等创新产品,但李勍疑似因“裸官”等问题已于2014年离任。

除高管变动对公司发展造成影响外,华安基金子公司也招惹了不少麻烦,据媒体报道,2018年华安旗下的全资子公司——华安未来资产管理(上海)有限公司曾因踩雷网贷平台“票票喵”深受投资者质疑,也让华安卷入舆论旋涡之中。

“票票喵”毫无预兆“暴雷”,被公安部门以“涉嫌集资诈骗”为由立案侦查,而作为此前最大股东的华安未来却在事发前几天悄然撤资,激起了无数受害者们的愤懑之情,广大受害人纷纷指责华安未来存在“知情隐匿”、“弃责出逃”。

非货基占比下滑,营收净利排名落后

华安基金于2020年8月15日发布公告,总经理童威因个人原因离职,由副总经理、首席投资官翁启森代任总经理一职。

据《每日财报》了解,童威乃经济学博士出身,2014年12月起任华安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副总经理,2015年7月开始担任华安基金总经理一职。

在此之前,童威曾任上海证券研究发展中心部门总经理,上海国际集团有限公司研究发展总部副总经理(主持工作),上投摩根基金管理有限责任公司副总经理,上海国际集团有限公司战略发展总部总经理。

作为华安基金的第四任总经理,童威上任后稳定了华安基金的人事动荡局面,在任期间行事低调,致力于强化主动管理能力。

不过其在任的5年时间里,并没能带领华安基金重回往日的辉煌,甚至在非货币净资产排名,以及权益类基金的投研能力都有所倒退。

在最能体现基金公司投研实力的非货币基金占比上,从2017年开始后,华安基金非货币基金占比大幅下降。2016年非货币占比为79%,2017年为64.79%,2018年断崖式下降至40.43%,此后便维持在50%左右的水平。

2017年,彼时货币基金的规模仅有688.55亿元,非货币规模为1162.77亿元。而到了2018年,货币基金的规模飙升为1671.91亿元,而非货币规模仅为1135.07亿元。

截止到2020年6月30日,基金净资产为3988.73亿元,非货币规模为1946.32亿元。非货币基金排名第14位,相比2019年末的非货币排名第13位,2020年上半年再次下降。

在营收数据上,华安基金2019年营收和净利润分别为18.52亿元、4.5亿元。在全市场的基金公司中,营收和净利润排名分别在第12名和第18名。

而2019年营收头部前五的天弘基金(72.40亿元)、易方达基金(61.80亿元)、汇添富基金(40.78亿元)、华夏基金(39.74亿元)、南方基金(38.72亿元)。

利润方面,相比于排名相近的富国基金的7.91亿元,和兴证全球的7.21亿元,华安基金2019年的净利润4.5亿元,也落下不小差距。

迷你ETF基金被清盘,新发基金“冰火两重天”

随着ETF基金越来越受到投资者青睐,华安基金公司也频频布局指数基金赛道。但从效果上看,华安基金在指数基金这个赛道上发展并不顺利,旗下基金频频面临清盘困扰。

6月16日,华安中证民企成长ETF进入清算程序,而另一只同样遭遇清盘命运的华安沪深300指数分级基金于2020年6月17日进入清算期。二只基金的命运殊途同归,皆因为规模太小而不得不清盘。

尤其值得关注的是华安中证民企成长ETF,公开资料显示,华安中证民企成长成立于2019年7月26日,从成立到清算还不到一年,截至6月22日,该基金规模仅为0.03亿元。

从华安中证民企成长ETF的规模变化来看,该基金在成立时也仅有2.67亿元的规模,刚刚满足基金成立的要求,在基金封闭期结束后,帮忙资金一撤走就仅剩下了0.64亿元,2020年年末时再次缩水到0.13亿元。

另外一只已经清盘的指数基金华安沪深300,成立于2012年,清盘时净资产规模仅为0.10亿元。从华安沪深300持有人结构上看,该基金从2017年6月30日开始,机构持有比例高达90%以上,或是机构撤离后留下的空壳。

截至目前,在爆款频出的2020年,华安基金共发行18只新基金。而这18只基金呈现明显的“两极分化”现象,最大规模的基金接近300亿元,其余13只规模在10亿以下。

值得注意的是,在“科技、消费、医药”成为今年上半年行情的三大主线时,华安基金目前新发基金中仅有8只混合型基金,其余则是债基、被动指数型基金和QDII基金,这或许也是市场“不买账”的原因。

8月3日,华安基金发行了沪深300ETF联接基金A/C,但分别仅募集到0.46和0.22亿元。截止9月7日,华安旗下1亿以下的“迷你”基金达22只(AC合并后)。

一边是明星基金经理吸金数百亿,一边是迷你基金被赎回甚至面临清盘的命运,华安旗下的众多基金经历着冰火两重天。

值得注意的是,因华安基金的基金经理团队偏年轻化,缺少业内资深大将,在投研人才队伍建设上后续发力不足,目前接任的副总经理翁启森仍是代总经理,华安基金该职位的接任者犹待后观,对此《每日财报》将持续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