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期货 > 正文
搜索:

“改革住房公积金制度”意味着啥?不会简单取消公积金

本文来源于经纬财经网 2020-05-21 11:52

今年2月以来住房公积金“存废之争”再掀波澜,近日国务院明确“改革住房公积金制度”,对简单的“取消公积金制度”给出否定。

5月18日,新华社受权发布《中共中央 国务院 关于新时代加快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意见》。《意见》提到加快建立多主体供给、多渠道保障、租购并举的住房制度;改革住房公积金制度。

荣盛发展首席经济学家、中国社科院金融所研究员尹中立指出,“长期以来,住房公积金确实存在诸多问题,包括覆盖范围少、资金利用率低等问题,但此次中央明确了改革住房公积金制度,毫无疑问,不会简单的取消住房公积金”。

公积金存废之争

今年2月,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理事长、重庆市原市长黄奇帆撰文指出,除税收等政策以外,建议取消企业住房公积金制度,可为企业直接降低12%的成本。

其认为,住房公积金制度是1990年代初从新加坡学来的,现在我国房地产早已市场化,商业银行已成为提供房贷的主体,住房公积金存在的意义已经不大。

格力电器董事长董明珠在接受媒体采访中同样表达了对于“取消公积金”一事的看法。董明珠表示,自己赞同黄奇帆的观点,取消公积金。她表示住房公积金是没有必要的,像格力就不需要,每个员工都发放了一套房子,哪里还用得着公积金。

全球财富管理论坛理事长、中国财政部原部长楼继伟同样赞成取消住房公积金。其表示,“对于一些专家提出的取消公积金的建议,我也赞成。”

一石激起千层浪。北京大学金融学刘俏和张峥两位教授发表署名文章《我们为什么反对“取消企业住房公积金制度”的政策建议?》予以反驳。文章指出,目前,中央和各级地方政府紧锣密鼓推出了一系列支持尽快恢复正常经济活动、帮助企业尤其是中小微企业渡过难关的政策,其中“通过取消企业住房公积金制度降低企业经营成本”被频频提及,“取消企业住房公积金制度”是一个不恰当的,甚至可以说是一个糟糕的政策建议,不仅不能在“非常时期”真正给企业减负,而且会破坏正常的市场规则和秩序,给经济生活带来一系列不必要的负面冲击。取消公积金貌似政策实施成本不高,实则间接和新增伤害巨大,不深入仔细论证就在短期内贸然推出,有百害而无一利。

住房公积金改革方向

中国社会科学院财经战略研究院研究员邹琳华指出,当前住房公积金体系存在运营方式落后、资金收益率低下等问题,也存在一些取消住房公积金的呼声。但是住房公积金作为住房合作金融的制度安排,可以有效降低购房利息负担,提高员工福祉。住房公积金制度需要改革,但不宜简单取消。

近日,全国政协常委张连起为今年两会提出了进一步助力企业纾困、应对制造业挑战、补齐公卫短板等六项提案内容。其在2016年建议建立住房保障银行,取代现有的住房公积金制度后,今年他再次提出这一建议。

所谓住房保障银行,通俗来讲就是,“把公积金进行市场化运作,采取让银行直接管理的模式,以便于职工的提取与使用,让之还原到私产本质”。

对此,尹中立提到,从提高资金使用效率、完善监管体制、提高服务效率的角度来看,向住房保障银行这条路发展是一个思路。

尹中立指出,目前公积金存在的矛盾和问题在于每个城市各自为政,虽然公积金制度是一样的,但在执行过程中因为信息不对称,每个城市的具体情况不一样,公积金资金也不相同,有些城市资金不够用,有些城市资金用不出去,导致资金的使用效率比较低,同时也存在公积金被地方政府非法占用的情况。

“住房保障银行提出已有多年,但对住房公积金的定义、范围进行界定,厘清基本概念,并明确住宅政策性银行的非盈利属性,是住房保障银行设立的前提。”尹中立提到。

按照住房和城乡建设部、财政部、中国人民银行联合发布的《全国住房公积金2018年年度报告》,截至2018年末,住房公积金缴存总额145899.77亿元,提取总额87964.89亿元。2018年,住房公积金实缴单位291.59万个,实缴职工14436.41万人,分别比上年增长11.15%和5.09%。

上述《报告》指出,住房公积金多渠道保障住有所居。2018年,住房消费类提取11718.33亿元,占当年提取额14740.51亿元的79.50%,发放住房公积金个人住房贷款252.58万笔、10218.53亿元,可为贷款职工节约利息支出2019.98亿元。一方面,住房公积金大力支持租赁住房消费。

“住房公积金制度虽然有诸多问题,但仍旧不乏现实存在的理由。我们认为,公积金制度不是取消与保留的问题,而是如何改革完善的问题。”北京大学金融学刘俏和张峥在其上述署名文章中提道。

对此,文章提出了三大改革方向:

(1)考虑扩大缴存覆盖面。对于贷款额度、缴存比例等问题,因城施策、因人施策,让制度政策更加精细化。精准测算资金使用和管理的效率,与房地产市场和保障性住房制度衔接配合;

(2)着力解决新市民住房问题。支持租赁住房。给予供给端金融服务,提供更多的优质保障性租赁住房供给。具体模式可以包括,为新建租赁住房建设提供资金;为资产更新提供资金,盘活存量资产;为培育优质的租赁住房运营管理企业提供资金;应用私募地产引导基金、不动产投资信托基金(REITs)等金融方式,形成良性的投融资闭环;

(3)解决公积金管理的属地化对于就业人口的流动的制约问题,服务于京津冀协同发展、长三角一体化、粤港澳大湾区等国家重大发展战略。建立城市之间信息共享和政策协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