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银行 > 正文
搜索:

半年赚了886亿,如今却开启万人大裁员,这家银行怎么了?

本文来源于经纬财经网 2019-10-08 15:50

在汇丰银行154年的历史中,可能再也不会有像最近这几个月一样的动荡时刻了。

先是在8月5日,汇丰史上最年轻CEO范宁(John Flint)突然请辞。紧接着在8月9日,汇丰银行大中华区行政总裁黄碧娟也辞职。随后,汇丰又被曝出要裁员约5000人。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10月6日,据英国媒体报道,汇丰银行当天启动了一项削减成本的计划,可能会导致该行在今年年内裁员多达1万人。

丨裁员1万人

据英国《金融时报》,欧洲最大(按资产规模计算)的银行——汇丰银行在6日启动了一项削减成本的计划,可能会导致该行在今年年内裁员多达1万人。两名知情人士表示,这项削减成本的计划是汇丰银行多年来控制成本最胆大的一次尝试,这将导致汇丰在全球的员工数量大幅减少。按照目前汇丰全球23.76万名的总员工数计算,此次1万人裁员计划约占该行全球总员工数的4.2%。

《金融时报》援引其中一位知情人士的话表示,“我们多年前就知道,汇丰需要对其成本做点什么,而成本中占比最大的部分就是人力成本,现在我们终于抓住了这个机会。”

据悉,汇丰此次宣布的1万人裁员计划将在该行此前宣布的4700人的裁员基础上进行。该行此前称,“由于长期的低利率、贸易冲突和英国脱欧的不确定性,导致全球环境越来越复杂,并具有挑战性。”

报道中称,此次汇丰1万人的裁员计划中有很大一部分是在一个名为“橡树计划(Project Oak)”的计划下实施的,这项计划试图通过该行的中央资金来提供裁员所需的支出,并鼓励高管和经理们缩减团队。此外,汇丰此次大规模裁员将主要集中在高薪职位。

截至美东时间7日10点25分,美股汇丰控股(NYSE:HSBC)小幅上涨0.07%,报37.23美元。

此前的8月5日,在宣布了该行史上最年轻的CEO范宁(John Flint)在上任不到一年半就将离职后,汇丰银行就又宣布将在全球范围内裁员数千人,约占该行全球总员工数的2%。

作为30年工龄的汇丰老员工,范宁一直大力主张开拓中国市场。汇丰银行董事长马克·塔克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范宁的离职并不意味着该行战略上的任何变化,但董事会认为需要进行领导层换届,以应对“日益复杂和具有挑战性的全球环境”。但路透社援引一位知情人士的话称,范宁和塔克此前在执行汇丰战略的速度和结果方面存在一定分歧。路透社报道中称,这些分歧源于范宁在削减成本和为高管设定收入目标,从而促进利润增长方面采取更为温和的方式。

汇丰财务总监埃文·史蒂文森当日在接受《华尔街日报》采访时表示,针对该行高级职位的裁员将使汇丰的工资成本减少最高4%。该行表示,今年的遣散费将在6.5亿美元~7亿美元之间,且在今年完成裁员后,往后每年节省的工资成本也将在6.5亿美元~7亿美元之间。

汇丰还称,由于包括美联储降息在内的不利商业环境,明年该行美国业务的有形股本回报率预计将低于6%的目标。同日,汇丰银行在其发布的二季度季报中表示,全球经济前景正在恶化。财报显示,由于收入增加,汇丰今年二季度净利润为43.7亿美元,高于上年同期的41亿美元;该行2019年上半年税前利润同比增长15.8%至124亿美元(约合886亿元人民币),上半年收入同比增长7.6%至293亿美元(约合2094亿美元)。

范宁离职仅仅4天后——8月9日,汇丰控股大中华区行政总裁黄碧娟宣布离职。市场有传闻认为这与汇丰此前“配合”美国司法部的调查,导致孟晚舟被捕一事有关,但汇丰予以否认。

此前,据环球时报援引《金融时报》称,因洗钱和违反制裁法案等一系列问题而被美国司法部盯上的汇丰银行,为逃脱处罚,同意在其他案件中“配合”美国司法部的调查。中国的华为公司成为了这种“配合”下的受害者,最终导致华为高管被捕。

英国《金融时报》的报道还透露,汇丰曾于今年年初向中方解释说自己是“被迫”的。但在华为公司创始人任正非在接受《金融时报》采访时表示汇丰的说法有问题。

在回答《金融时报》记者提出关于“汇丰协助美国政府给华为制造麻烦”的问题时,任正非表示,这家银行从一开始就清楚Skycom在伊朗的业务,也知道Skycom与华为的关系。华为和这家银行之间的邮件可以证明,上面还有银行的LOGO呢。所以从法律的角度来讲,他们不能说他们被骗了或者不知道,因为我们有证据。

丨全球投行今年已裁员超6万人

每日经济新闻(微信号:nbdnews)记者还注意到,汇丰并非唯一一家宣布要大举裁员的投行——由于全球银行业面临低利率甚至负利率,以及投行营收下滑的问题,今年以来全球的银行、投行们宣布的裁员人数已超6万人。

由于地缘政治的紧张局势、全球增长放缓和低利率环境加剧了全球金融危机后出现的结构性下滑,全球顶级投行的营收在2019年上半年跌至13年来的低点。具体来看,今年上半年,美国和欧洲最大的12家投行的交易和咨询业务收入为768亿美元,较2018年同期下滑11%。根据行业监测机构Coalition的最新数据,这12家投行在上半年的上述业务收入创下2006年以来的最低水平。

就这12家投行三季度的业绩来看,最引人注目的是股票业务的下滑——由于客户对衍生品和大宗经济服务的需求大幅下降,这些投行所有地区的营收同比下滑了17%。德意志银行(以下简称德银)的股票收入更是大幅下滑32%。

此外,这些顶级投行的固收和大宗商品交易在上半年也表现不佳,上半年这块业务营收同比下滑9%,其中的部分原因是利率被不断下调;由于在增长放缓的环境下,越来越多的公司变得更加谨慎,这导致了债券销售和股票上市业务收入的大幅下滑。

《金融时报》报道中称,随着资本要求和数字化程度的提高,以及超低利率甚至负利率的来临,投行的盈利能力正不断下降,尤其是在欧洲这样规模较小、分散程度更高的市场,投行们面临着来自投资者越来越大的压力。

平均而言,自2016年以来,欧洲投行的股价每年都有百分比达两位数的跌幅,其中跌幅最大的往往是那些保持了大规模交易业务的银行。例如,法国最大的两家银行——法国巴黎银行和法国兴业银行(以下简称法兴银行)今年早些时候都大幅下调了财务目标,并承诺,在一连串糟糕的业绩后,将总共削减8.5亿欧元的成本,裁掉数千个投行的岗位。

此外,美国的银行也一直在面临压力。例如为了应对充满挑战的市场环境,花旗集团正在其交易业务中裁员数百人;高盛则承诺,根据将于明年1月公布的一项战略计划,该行的固收交易业务的盈利能力将发生阶段性变化。

今年,投行业面向客户的前台员工数量也出现连续第10年下降,同比降幅为3%,至5.04万人,低于2014年5.67万人。然而,Coalition表示,投行们总体开支的减少并不能抵消其收入的下滑。Coalition预测,衡量盈利能力的关键指标——股本回报率今年将从2016年的9.5%降至6.7%的平均水平,营业利润率也将同样收窄至四年来的最低水平。

其实,不仅仅是全球顶级投行,今年上半年以来,由于全球多家央行启动降息,市场交易量疲软,都让投行业的竞争越来越残酷,全球投行正在裁员数万人。今年4月份以来,汇丰、巴克莱、法兴银行、花旗集团和德银等主要投行已宣布裁员超6万人,其中主要的裁员在欧洲。

投行的高管们也面临来自投资者的压力——削减成本,实现利润最大化。自去年11月美国长期利率开始下降以来,美国银行类股的KBW指数已经下挫4.4%。而同期标普500指数则上涨6.96%;追踪欧洲银行股的欧洲斯托克600银行业指数也已累计下挫1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