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债券 > 正文
搜索:

禁令如芒在背,华为依旧难舍荣耀

本文来源于经纬财经网 2020-10-10 11:28:57

深耕科技圈预测多年,这可能是郭明錤翻车最猛的一次。“华为出售荣耀品牌”的预测,既难实现,也不能帮助华为解决目前的问题。

国庆假期的最后一天,一则炒旧的消息引爆了手机圈。

10月7日,天风证券分析师郭明錤发表《华为面对美国禁令对策之预测与潜在影响分析》报告,报告中称,华为可能出售荣耀手机业务。此前,“华为出售荣耀品牌”的消息已经在暗地里传播了一个多月。

但这次的消息发酵过快,多位接近华为和荣耀的内部人士向媒体表示,华为出售荣耀手机业务为不实消息。据《深网》报道,一位接近荣耀总裁赵明的人士表示,赵明曾于九月中旬就在内部否认荣耀将被出售的消息。

目前,华为和荣耀官方都尚未公开否认,争论仍在持续。

理论最优解

郭明錤的报告中提到华为可能出售荣耀手机业务,在经过多轮传播后变味成了“爆料”,但报告中明确点明是“预测”,出发点是“规避美国的制裁”。

“预测”与“爆料”有天壤之别,但郭明錤盛名在外,以至于很多人忽视了这一点。

早在2012年的iPhone 5发布之前,郭明錤就开始以凯基证券分析师的身份对苹果新品进行预测,内容涉及电脑、手机、手表、平板等多个产品线,预测内容五花八门,但准确率极高。

由于苹果是整个科技领域保密工作做得最好的企业之一,又是关注度最高的企业之一,屡屡猜中新品的郭明錤就成为了行业明灯,更成为很多媒体的“消息来源”。

但实际上,郭明錤所做的一直都是“预测”,而不是拿到官方内部消息之后的“爆料”,在了解他所工作的平台和他本人之后,才能更好地理解这一点。

凯基证券的主营业务包括了向投资人提供第一手的投资建议,也就是通过中介方式向投资人提供投资服务,从而赚取服务费用。

其获取投资情报的源头是处于产品上游的供应链,在获得相关情报后,分析师对这些企业情报进行整理和评估,并最终为投资人提供投资建议。

例如,如果上游供应链密集出货两种尺寸的屏幕,结合iPhone前一年的出货量,就能预测苹果会推出两款不同尺寸的新手机。

由于预测内容涉及到投资建议,因此这些机构对于情报的来源和处理有很高的严谨度,也就有相应更高的可信度。

在担任凯基证券分析师之前,郭明錤曾在《电子时报》担任过高级分析师职务。《电子时报》是专注于半导体、通讯产业的媒体,也有着相当扎实的供应链行业基础。

2018年,郭明錤入职的天风国际,和凯基证券的经营业务大致相同,也是为投资人提供投资中介服务,因此从现象上看,郭明錤依然在做着同样的工作。

但这一次对“华为出售荣耀手机业务”的预测稍有不同,以往是通过整合供应链消息来推测产品走向,这次的内容本身则更像是“建议”。

郭明錤给出预测的出发点是华为如何应对美国禁令,通过分析荣耀品牌、供货商和中国电子业之间的关联,给出了他所认为的“荣耀品牌独立”这一“最优解”。

但这真的是“最优解”吗?

一厢情愿

今年5月,华为遭遇了有史以来最苛刻的美方制裁。5月15日,美国商务部出台出口管制新规,新规规定,海外公司只要使用了美国软件和技术(哪怕0.1%),就必须经过美国同意才能与华为合作。

换句话说,这意味着凡是能和华为做生意的公司,一丝一毫的美国技术都不能沾,这对华为在终端市场的打击难以估量。

新规一出,华为在“心声社区”发布了题为《没有伤痕累累,哪来皮糙肉厚,英雄自古多磨难》的文章作为回应。

但实际上,由于美方禁令过于严苛,虽然华为的应对姿态足够强硬,但尚未找到最有效的解决方案。

除了在前几轮禁令中未雨绸缪所备下的大量芯片之外,华为提前布局芯片产业化,并提出构建完全HMS生态系统的计划。但远水不解近渴,禁令之下,华为和荣耀在自研麒麟手机芯片供应上出现困难。

虽然台积电、三星、索尼等公司在不断提出申请,希望恢复向华为的供货,可实际上,不但谷歌、台积电、美光等企业中断了对华为的服务,美国甚至还切断了华为向联发科、三星等第三方采购手机处理器的路径。

5G手机换代潮来临之前,每分每秒都很关键。缺“芯”困局难破,华为海外业务增长停滞,高端机市场失守,最引以为傲的高研发投入良性循环岌岌可危,赖以求生的国内市场占有率也达到了理论意义上的峰值。

如果不能从企业经营层面找到最好的应对方式,华为可能要眼睁睁看着4000亿的营收版图不断收缩。

在这样的背景下,郭明錤给出了“建议”:荣耀品牌自华为独立,采购零部件不受美国的华为禁令限制,有助于荣耀手机业务与供货商增长;华为可保有此品牌并有助于中国电子业自主可控;荣耀摆脱中低端的定位,可发展高端机型。

按照郭明錤的方案,华为将荣耀品牌独立出去,不仅能够躲避美国商务部的禁令,继续采购手机零部件,而且相关的供应链也可以完整的保留下来,自身的制造工厂能够继续存活。

在这个思路里,荣耀独立的核心要素在于其本身的研发能力和品牌价值,运营好了就是另一个华为,一旦失误就将赔了夫人又折兵。

对于华为而言,这看上去是最好的方案,但太过一厢情愿了。

难舍荣耀

任正非早就意识到了问题所在,他在8月底的一次演讲中表示,“美国一些政治家希望我们死。”

美国政府敢做、很多企业却不敢说的真相,被任正非一语道破。

荣耀与华为很难分割。

2011年9月,华为旗下产品线系列推出子品牌荣耀;2013年12月16日,荣耀开始独立运作。目前,荣耀品牌的产品包括智能手机、平板电脑、智能家居、智能穿戴设备等,主打互联网市场。

经过几年的运作,荣耀品牌与华为品牌之间的差异化逐渐形成。

一方面,华为品牌定位高端,主打线下,荣耀品牌定位中低端,主打线上,两者形成差异化;另一方面,荣耀品牌以华为的技术、资源等优势为依托,迅速占领中低端机型市场。

今年4月,荣耀终端有限公司成立,意味着荣耀将正式以独立公司的形式运营。余承东担任该公司董事长,赵明担任董事,华为投资控股有限公司100%持股。

一方面,即使荣耀品牌独立,如果不能与华为彻底割裂,依然会受到美国方面的打压。美国敌视的是华为的技术,荣耀独立后从中低端机型进军高端机市场,从任何一个角度看都难以摆脱美方制裁。

美方制裁华为,绝不仅仅是因为华为年过2亿的出货量,也不是几千亿的营收,而是因为华为在5G时代到来之前所积累的技术底蕴。

另一方面,如果荣耀彻底独立,失去协同效应后的独立品牌对华为而言还有什么意义,华为难道重新开辟中低端机型的产品线么?

华为与荣耀之间在技术与研发方面有很多牵绊,很难彻底分离,如果荣耀手机业务失去华为的技术支撑,就只剩下优势并不明显的品牌效应。

此外,荣耀品牌独立,将直接面对来自小米、OPPO、vivo和一加等国产手机准一线或二线品牌的压力。

郭明錤的报告中也提到,“若荣耀手机业务自华为独立,则既有手机品牌中小米受到的负面影响最大。”

受到负面影响最大,那么反击的力度自然也最大。“荣耀品牌独立”的方案从本质上就变了味,将国产手机品牌与美国禁令直接的矛盾间接转化成国产手机品牌之间的内战,损人却不利己。

所以,荣耀品牌独立也并不是华为应对禁令危机的有效解决方式。

《深网》的报道中明确提到,华为并没有足够的动机出售荣耀,一是荣耀被出售后并不一定能规避相关禁令;二是荣耀的技术、研发都与华为共享,荣耀本身更多是品牌价值,而且离开华为后,其品牌价值也会大打折扣。

结语

深耕科技圈预测多年,这可能是郭明錤翻车最猛的一次。“华为出售荣耀品牌”的预测,既难实现,也不能帮助华为解决目前的问题。

华为的出货量与营收的快速增长,看似是依靠产品,其实核心竞争力依然是技术,是年过千亿元的研发投入。独立一个品牌来应对的方式,显然只治标不治本。

战鼓一响,黄金万两;禁令一出,满盘皆输。这场由技术主导权而起的“战争”,最终还是要靠技术来解决。